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 >

股票代码:援藏医生曹伯峰:援藏精神将一直与我同在

来源:网络整理编辑:admin2019-08-13 21:07点击:

    编者按:疾病是贫困人口脱贫最大的“拦路虎”,实施健康扶贫工程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一场关键战役。为让贫困人口“少得病、看得起病、看得好病、看得上病”,2019年,烟台毓璜顶医院派出10余名医生,奔赴巫山、西藏、海阳等地,以钉钉子的精神,切实把健康扶贫工作落到实处。为充分展示健康扶贫医生在当地的工作及生活,烟台毓璜顶医院联合烟台大众网,共同开展“毓医扶贫记”系列报道,真实记录医生的扶贫生活。值此8月19日“中国医师节”到来之际,记者来到烟台毓璜顶医院,面对面采访了援藏医生曹伯峰,了解了他援藏之行的心路历程。

曹伯峰(后排右三)所在的援藏医疗队合影

曹伯峰(左一)为学生进行查体

    水母网8月13日讯(通讯员 李成修 刘肖宏2018年11月1日,烟台毓璜顶医院影像科主治医师曹伯峰奔赴距离烟台4500多公里的雪域高原,在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聂拉木县医疗援助了整整8个月后,2019年6月底,他顺利完成援藏医疗对口帮扶任务载誉而归。提起援藏的这240多个日夜,曹伯峰直言这是一次值得铭记一生的难忘经历。

    克服高反 顺利完成援藏任务

    聂拉木汉语意为“地狱之路”,地处祖国西南边疆,在喜马拉雅山脉与拉轨岗日山脉之间,县城海拔3790米。接受了援藏任务后,摆在曹伯峰面前的第一座大山就是高原反应:头晕、头痛、血压升高、呼吸困难、心跳加速、夜间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“之前对西藏的了解没有那么深,只以为身在外地条件会艰苦一些,没想到不仅外在条件艰苦,自身身体才是最难克服的关卡。”曹伯峰告诉大众网•海报新闻记者,他的高原反应比较严重,从进藏那天起,嘴唇就是黑紫色的,血压也一直“居高不下”。“我平常没有高血压,但在聂拉木这几个月高压最高能到190,即使是通过药物控制,也只能控制到150左右,比判断高血压的临界值还要高一点。”曹伯峰说,随之而来的还有难以入睡,夜间基本每小时都会醒一次,就只能靠安眠药助眠,但即使加到三四片的剂量收效也甚微。

    高原缺氧、身体不适都不是最苦最难受的,最苦最难受的,是对家人的思念,对亲人的牵挂。“我进藏的时候,二宝刚刚15个月,还不太会说话,这次回来已经会叫爸爸了。”提起家人,曹伯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他坦言援藏这段时间家人的付出比他更多,如今顺利完成援藏任务,自己要好好尽一个儿子、丈夫和父亲的责任。

为当地医生讲解病例

进行先心病筛查

    身负重任 尽己所能解除病痛

    援藏期间,相比较于生活上的困难,更让曹伯峰揪心的是聂拉木的医疗条件。“聂拉木县只有一台普通X线机,医疗条件不是很好,防护也很差,医疗设备和医疗人才都很匮乏。”曹伯峰说,这也坚定了他尽己所能去帮助当地居民解除病痛的决心,“这里的条件和烟台相比有很大的差距,好多东西只能靠经验。但能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到他们,是在聂拉木期间最有成就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刚到聂拉木的第二天,曹伯峰所在的援藏医疗队在没有合适器械的情况下,大家通力合作,排除诊疗过程的一个又一个困难,救治了一个12个月大的婴儿,为他争取到了转院的时间;为了最大限度的帮助患者,援藏医生们还会到特殊情况的家庭中去诊治,为全县小学生及幼儿园的小朋友进行先心病筛查等。

    “聂拉木县是海拔最低的地方了,当我们去村里义诊、查体时,经常要翻越四五千米的山头。”曹伯峰说,在高原上因为空气稀薄,经常走几步路就呼吸困难,但是这些困难并没有阻止援藏医生们的脚步,因为他们深知自己身上的责任。“聂拉木县的人民都很淳朴和友善,对我们山东来的援藏医生也都很信任,当地村民们得知有山东援藏队员在接诊,纷纷来寻医问诊。这份信任也督促着我们要尽己所能去帮助他们,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。”曹伯峰说。

评论

精彩文章


Copyright © 2017 www.gqwmw.net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高青网 版权所有